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季 第213章 护妻

作品:一生我只爱你|作者:乌篷船|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04 04:48:05|下载:一生我只爱你TXT下载
  惊为天人,

  一见钟情。

  ◆◆◆◆◆◆◆◆◆◆

  殿试的考官就是皇帝赵构,看到皇帝的这一刻,方羽的心里凉了半截。面对金兵的入侵,除了割地便是赔款,要不是自己想让妻子怀孕及生产之时能有个良好的环境,自己才懒得去参加这样的考试。

  能够进入到殿试,其他人自然不可忽视。方羽心里十分清楚,既要凭自己的本事,还要学会察言观色。不过对于后一点,他倒是颇有心得体会,不然的话,自己也不会在青帮坐到“老四”的位置。

  所以,他一点都不紧张,甚至还颇为幸灾乐祸。开心什么?这有生之年居然能够见到宋朝皇帝,还参加宋朝的科举考试,这一切太神奇太刺激了。

  这是有写得快的考生已经答完题,皇上问他读了什么书?考生回答《资治通鉴》和《孙子兵法》,皇上微微一皱眉,什么也没说,挥挥手便让他下去了。方羽心里暗自发笑,赵普半部《资治通鉴》就能治国,你还熟读兵法,皇上心里都担心你是不是想谋权篡位呢!

  有生以来的第一回,他如此认真工整写字,用词造句不仅严谨,而且滴水不漏。因为用心,所以他写完之后额头已隐隐冒汗,在看周围,考生俱已做完离开,只剩他一人。

  赵构见了,不由诧异,倒不是因为他冒汗,也不是因为他是最后一个完成的,只是他的文采让人眼睛一亮。

  赵构微笑着一边点头一边看完了他的答题,问到:“都读了些什么书?”

  方羽恭敬的答道:“回皇上的话,读了《中庸》、《孟子》、《良臣传》,还读了一点兵法。”

  赵构又道:“何为良臣?”

  方羽答道:“臣为君纲,为君分忧即良臣,如今跶子入侵,想杀敌报国。”

  赵构又问:“想任何职?”

  方羽答道:“请圣上钦点。”

  赵构微笑着点了点头,未做任何表示,挥挥手让他下去了,然后将答卷让身旁大臣查阅,众大臣看后无不点头称赞。

  金明池,便是放榜之地。科举张榜的这一天,目光波及之处全是人。醒目的名字出现在第一行和第二行,本次科举殿试状元:方羽,榜眼:余锦。而方羽在州试、省试和殿试均为第一,又称为“三元及第”。

  唯一的一件大红袍是给状元的,榜眼、探花或者其他名次,均身着绿袍。达官显贵、富绅豪门,带着家丁,有的跟着待嫁的女儿,早早的就在那里围观,不时的对着进士们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此时的方羽因昨晚读书直至三更此时尚未起床,柳诗妍便喊来小月去金明池看官人是否高中,等来等去小月回来说人太多看不着。柳诗妍满脸苦笑,拉着小月前去一看究竟。

  到了李明池,果然如小月所言,人山人海,皇榜前人头攒动,叫嚷声四起,好不热闹。

  柳诗妍一袭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外罩品月缎绣玉兰飞蝶氅衣,内衬淡粉色锦缎裹胸,袖口绣着精致的金纹蝴蝶,胸前衣襟上钩出几丝蕾丝花边,裙摆一层淡薄如清雾笼泻绢纱,腰系一条金腰带,贵气而显得身段窈窕,气若幽兰,颈前静静躺着一只金丝通灵宝玉,平添了一份淡雅之气,耳旁坠着一对银蝴蝶耳坠,用一支银簪挽住乌黑的秀发,盘成精致的柳叶簪,再掐一朵玉兰别上,显得清新美丽典雅至极。黛眉轻点,樱桃唇瓣不染而赤,浑身散发着股兰草幽甜的香气,清秀而不失丝丝妩媚。散发着贵族的气息,美的不食人间烟火,美的到了及至。宛如步入凡尘的仙子,挥动着手中的玉面罗扇,优雅而有气质。

  柳月吐吐舌头,道:“姐姐,这如何是好?要不我施展轻功踩着这些人的肩膀过去?”

  柳诗妍嗔怪道:“这么多人,你上蹿下跳,成何体统?莫要给官人丢了身份。”

  余锦是年过四十,数次应试皆不中,这回终于老天开眼高中榜眼,自然喜笑颜开。他身着绿袍,喜气洋洋,神采奕奕。突然,人山人海中,他的目光瞬间被某人锁定!

  他愣愣的注视着,由衷赞叹不已,此女子面若夹桃又似瑞雪出晴,目如明珠又似春水荡漾,袅娜纤腰不禁风,略施粉黛貌倾城,分花拂柳来,沉鱼落雁,舞带盈盈去,闭月羞花,其相貌也。

  他身旁之人是第三名探花谢中庭,年约三十,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此时也是惊愕的目瞪口呆。那女子面如满月,目若青莲,星眸皓齿,杏脸莺舍,怎一个美字了得!

  余锦叹道:“你且看她,双瞳剪水迎人滟,风流万种谈笑间。”

  谢中厅点头表示同意,道:“你再看她,雾鬓风鬟,冰肌玉骨,花开媚脸,星转双眸,只疑洞府神仙落入凡尘,正是玉臂轻挥花落尽,金履未至蝶先飞,此间哪有好女子,不比西施赛昭君。”

  这时候,唱榜完毕,进士们解散了,场面突然难以控制。达官富绅们领着家丁,冲着刚刚选定的目标一拥而上,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那人可就没了。

  人群中听得有人大声喊叫:“状元!有谁见过状元在哪里啊?”

  突然这时候听到身后不知谁家性格泼辣的女孩在大声呼叫:“爹,爹!捉那个绿衣郎啊!”

  听她这么一喊叫,家丁呼啦啦朝着谢中庭涌过来。谢中庭相貌堂堂,站在榜前正与他人互相祝贺,见到这情况一时之间也懵圈了。

  但是他似乎早已心有所属,对他人充耳不闻,熟视无睹,拨开人群,果断的走到柳诗妍面前,彬彬有礼的作揖道:“在下探花谢中庭,见过娘子。”

  出于礼貌,柳诗妍行了个万福,双腿微曲身子微倾:“恭喜谢公子。”

  谢中庭彬彬有礼的作揖问道:“请问娘子芳名?家住何处?”

  “奴家姓柳名诗妍字水柔,家住临安。”

  “路途遥远,娘子不辞辛苦至此,莫非也想捉一绿衣郎?”

  见他言谈轻浮,柳诗妍眉头微皱,抬头看时不禁一愣,这谢中庭身高近七尺,穿着一袭绣绿纹的紫长袍,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

  好一个英俊潇洒的男子!

  许是感到了刚才说话有欠妥当,谢中庭又道:“娘子休怪。我对娘子一见钟情,若娘子对我有意,我即刻回家请人做媒。不知娘子……”

  哪知他的话尚未说完,柳诗妍便轻轻摇摇头,道:“奴家已嫁人,谢官人休作他想。此番前来是为查看夫君是否榜上有名。”

  谢中庭问道:“可有?”

  柳诗妍踮起脚尖看了看,轻轻摇了摇头,道:“人太多,未曾瞧见。”

  谢中庭不信她的话,在他看来,十有八九是来捉绿衣郎回家的。但是话又说回来,倘若她真的已经嫁人,也是可以改嫁的嘛。这么美丽的人儿,谁不想得知?于是又道:“娘子闭月羞花国色天香,夫君若非如我这般,实在委屈。娘子若是有意,我差人让你夫君休了你,你再改嫁于我,从今以后你我夫妻恩爱,荣华富贵,也可享之不尽……”

  “荣华富贵怎及与夫君的粗茶淡饭?”柳诗妍冷哼一声,鄙夷的瞄了他一眼。这时候,人群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乱,柳月生怕三娘出什么意外,急忙护着她回到客栈。望着她窈窕的背影,谢中庭呆呆的站在原地,看得痴了。

  刚入得客栈,小二和掌柜的便前来道喜,原来,方羽是此次科举殿试状元,他在州试、省试和殿试均为第一,乃名副其实的“三元及第”,此时已被皇上招进宫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