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五十八章 张可为

作品:灾厄收容所|作者:幻梦猎人|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19-06-13 18:22:29|下载:灾厄收容所TXT下载
  焦新蕾还想再聊,她的身体忽然就僵住,然后直接尖叫起来。

  因为一条滑滑腻腻的东西,从她的裤腿爬了进去,现在已然到了她的胸口!

  还在她的衣服里面,游来游去!

  “小点声,不要干扰到我开车,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温文觉得有些吵,于是呵斥说。

  “有蛇,有蛇啊!”感受着衣服里的蛇,焦新蕾崩溃的说。

  她虽然成为了超能者,但是目前并没有掌握战斗的能力,甚至没有经历过一场真实的战斗,所以在这方面和普通女人没差。

  “安心,这是我养的蛇,没有我的命令,不咬人的。”温文安慰说。

  “那快让它出去啊!”焦新蕾尖叫说。

  “哎,女人啊,就是麻烦,三崽儿,快出来别闹了。”温文无奈的命令三崽爬了出来。

  然后焦新蕾就看见,一条大拇指粗,半米多长的透明小蛇,就从她的衣领里爬了出来,爬到温文身上,绕着他的脖子缠了一圈,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缠在脖子上的时候,它看起来像是一条围脖。

  在起名字之前,三崽就已经被温文完全驯服了,温文叫它去吃脚皮,他不敢吃泥鳅。

  它的拟态能力,能给温文带来很大的帮助,所以现在温文偶尔会把它带在身上。

  蛇的身上带着清香的气味,温文深吸一口,然后对焦新蕾说:“你香水味儿不错。”

  被那蛇吓到,焦新蕾的心情一时难以平静,所以也没有意识到温文在说什么。

  很快,两人就到了市疗养院,他们首先要去见张可为。

  事故发生在他的私人博物馆里,要进行调查,就要先咨询一下他。

  即便是在超能者的世界里,资本的力量也是强大的。

  经过一番安全审查之后,温文终于亲眼见到了传说中的张可为。

  和照片上意气风发的企业家不同,坐在温文面前的,是一个胳膊上插着输液管的,白发苍苍的老者。

  不过温文可不会因此就小觑他,他能感受到这附近至少有着五个超能者!

  很多超能者不愿加入猎人协会,但在协会的监督下也不能做违法的事情,所以为了获得更好的生活,一部分超能者选择成为张可为这种大人物的保镖。

  当然,猎人协会在这方面管的很严,只有像张可为这种普通人中的大人物,才有雇佣超能者保镖的资格。

  而那些不知道超能者世界的普通富豪,也根本接触不到超能者。

  这附进的五个超能者里面,有三个人的气息强度和旁边的焦新蕾差不多处于同一水准,也就是探索级别的超能者。

  还有一个,应该是掌握层次的超能者,看起来应该是这些保镖的小队长。

  最后一个是躺在沙发上,摆弄游戏机的中年女人,她的实力温文看不透,但从她对温文投过来的善意目光来看,她应该是猎人协会派来保护张可为的超能者。

  很多猎魔人从一线退下来之后,都会接受保护要员之类轻松任务。

  “张先生,昨日晚上在您的私人博物馆里,一个超能者破窗而出,请问您对此有什么了解。”

  张可为眼珠晃动了几下,思索了好一会儿才说:

  “我对那人的了解,不会比你们多,事发之后我派人做过调查,那之前一段时间的晚上,有超能者活动的痕迹,可以那痕迹很少。”

  他思索不是因为他想隐瞒什么,而是因为他的脑子转的比以前慢了。

  “那您有丢失什么东西吗。”温文例行问。

  “没有,什么也没有。”张可为回答说。

  温文点点头,张可为回答的很干脆,不像说谎。

  这就说明之前他的确不知道哲学手环的事情,那么,就没有人知道自己从那博物馆之中拿走了什么,这是一个好消息。

  例行的问题问完之后,焦新蕾和温文两人就没在这里多待,走出了疗养院。

  “哎……有钱人啊,看看人家的生活,再看看我的……”

  温文叹息一声,之前拿到那些黄金以及喜提新车之后,他还觉得自己算是一个有钱人了。

  可和张可为一对比,自己就好像是一个乞丐一样。

  “人啊,总是不满足。”

  坐在车中,两人开始分析刚才对张可为的问话。

  “他没有丢失什么东西,所以那个超能者并没有做什么坏事,可能只是受到什么惊扰才出现在那里的。”

  温文不着痕迹的替自己开脱着。

  “但他还是个变态啊。”焦新蕾认真说。

  “变态又不是罪……”温文有些无力的回答说。

  像这种闯出了一定的事端,但有没有大罪过的超能者,猎人协会一般都是查清楚身份之后,进行管制,不予追究。

  只要不闹事,就算是好超能者。

  但如果实在查不清身份,协会也不会强求,只会把信息记录下来。

  所以,只要温文只要不露出马脚,长期调查无果之后,猎人协会就会放弃调查之前的裸奔事件。

  协会每天的事情那么多,每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追根究底,他们就不需要去做别的事情了。

  之后,温文只需要和焦新蕾装模作样的调查一番,然后再提交给林哲远,这事情就算是了了。

  剩下的事情,会由协助者们进行调查。

  讨论完裸奔男事件之后,焦新蕾犹豫一下,对温文说:“我觉得张可为有些不对劲。”

  “哦?那里不对劲?”温文随口问。

  焦新蕾斟酌了一下用词之后说:“他应该已经死了。”

  温文精神起来,诧异问:“你是说他是个僵尸?”

  焦新蕾摇摇头说:“不,我的意思是,他早就应该死了,但是现在他还活着,在该死的那一天他没有死。”

  “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吧,只能说明你看的死亡是可以干预和改变的,这对你来说应该算是一件好事。”温文劝慰说。

  “有些不一样,他的寿命早就已经枯竭了,不是简单躲避一次生死危机就可以的,他在依靠其他的东西维持他的生命,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反正不是药物之类的正常东西。”

  温文没太在意:“他这种大富豪,有奇奇怪怪的方法续命并不奇怪,如果这方法违反协会的规章制度才轮到我们管。”

  焦新蕾点点头,没有再追问过去,在这方面她没有温文有经验。

  如果温文真的在调查那个肌肉裸奔男,那他肯定不会放过这可疑的点。

  但是那裸奔男就是他自己,所以他也不想深挖下去,这才将此事草草的掩盖。

  疗养院最高楼的楼顶,站着一个穿着白西装的身影,他的面孔模糊不清,默默注视着下方渐渐离去的温文和焦新蕾。

  看了好一会儿,他才收回视线,然后他抬起手,仔细的看着手上的东西。

  那是一只破碎的老鼠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