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五十九章 蠢蠢欲动的于志广团队

作品:江湖枭雄|作者:岐峰|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6-12 17:15:42|下载:江湖枭雄TXT下载
  匡宏病房内。

  于志广打量了一眼匡宏腿上的绷带,随意将手里拎着的水果放在了床头:“伤怎么样,好点了吗?”

  “我腿上的伤,没伤到神经和筋腱,已经缝过针了,医生说没什么大碍,但是距离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匡宏坐起身回应了一句。

  “行,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的,受点伤没事,只要没落下残疾就好。”于志广微微点头,随即伸手在怀中掏出两万块钱,放在了果篮里:“这两天你给我打电话,我没接,是因为手里有别的事,而且我也不知道你挨刀了,这不是刚听说这件事,我就冒险过来了吗,大宏,这两万块钱你先拿着治病,如果不够,哥再给你拿!”

  “大哥,我的伤,用不了这么多。”就在几分钟前,还在因为二百块钱管别人叫爹的匡宏,看见果篮里的两万块钱,无法抑制的淌出了两行眼泪,顿时感觉自己跟了个义薄云天的好大哥,也算是没白跟着于志广混了一回。

  “行了,收下吧,多出来的钱,就当给你零花了。”于志广看着匡宏泪流满面的模样,心中并没有任何触动,但还是故作悲怆的摆了下手:“挺大个老爷们,没事别在这滴答猫尿了,看见你哭,我心里也不舒服。”

  “哎,我不哭了。”匡宏伸出胳膊,使劲擦了擦眼眶,平复着激动地心情。

  “医生说没说,你这个伤多久能好啊?”于志广等匡宏稍微平静了一下,再次开口问道。

  “大夫说了,我这次伤的不重,半个多月就能出院。”

  “呵呵,行,那最近这几天,你先在这养伤,然后仔细想想,手里有没有托底的人,提前把人攒好,等你出院了,陪我办点事。”于志广不管不顾的在病房里点燃了一支烟,随后舔着嘴唇回应道。

  “大哥,啥事啊?”匡宏很上心的问了一句。

  “现在杨东都把我弟弟打成这样了,你说啥事?”于志广斜了匡宏一眼:“我给你出气呗!”

  “大哥,我匡宏混到现在,连自己的亲爹都不管我了,但是你不仅给我治伤,还帮我出气,我真的啥也不说了,这辈子我就跟你混了,大哥,我这个人你也知道,只要你对我好,我能把命都豁出去给你!”匡宏看着面前的于志广,一脸感动的认真回应道。

  “行了,咱们之间,说这些就见外了,这几天,你抓紧时间码人吧,能帮哥把事情办妥,比你在这跟我表决心实在多了。”于志广闻言一笑,轻声回应。

  “大哥,你放心吧,我肯定不给你掉链子!”匡宏闻言,一脸执着。

  这个社会上,有很多匡宏这样的小青年,他们跟着所谓的大哥,并且把自己的青春、命运,全都交到了这些大哥的手里,但是却从未认真思考过,这个大哥是否值得自己去托付,去信任,你真心待他,而他又是否同样在真心待你,甚至在面对很多情况的时候,他们还在不断的找借口给自己洗着脑,幻想着自己活在一个义薄云天的江湖里面。

  之前因为匡宏被殴打的事,于志广在杨东那里,生生讹走了八万块钱,但匡宏得到的,只是洗了个澡,吃了几顿饭,还有于志广随手扔给他的半包中华。

  至于钱,匡宏一分没见到,因为他觉得,这钱既然是于志广要出来的,那么自然也是他应得的,却忽略了这笔钱的源头,是因为自己两次挨揍,并且被踢成了三瓣的兔子嘴。

  在这种情况下,匡宏依旧愿意跟于志广混在一起,并且在见到他之后,瞬间就忘记了自己在几分钟以前,是如何被朋友嘲笑的,匡宏自从十七岁开始,就跟在了于志广身边混社会,这么多年来,钱没赚到多少,但最起码也没饿死,经年累月下来,匡宏已经习惯了去机械性的听从于志广的话,并且将他的话奉为圣旨,在这种心态下,匡宏已经没有了自我意识,失去了自我人格,而且还感觉,离开了于志广,自己肯定就啥也不是了,所以他早已经把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全都盲目的押注在了于志广身上,并且对其深信不疑。

  匡宏可怜吗,应该很可怜吧,这个世界上,因为各种遭遇而身世坎坷的人有很多,对于那些悲惨的遭遇,我们往往也怀着同情的心态去看待,因为这是人性中,最基本的善良。

  但匡宏躺在医院里,打出去了七八个电话,却最终也没借到二百块钱,这能说明匡宏的朋友们,连一个有同情心的人都没有吗?

  或许,他们早已经对匡宏借钱的事情麻木了,又或许,是他们觉得,弱者值得同情,但傻逼不值得同情。

  不管别人是怎么评价匡宏的,但是在这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大哥身边,并且又混好了,跟这个能给他两万块钱的大哥比起来,他似乎很难听进去那些只能借给他二百块钱朋友的劝告。

  用一句东北话来讲,匡宏纯粹就是混瞎障了。

  ……

  自从张傲去了一趟新帆的工地以后,吕建伟那边根本就没用他去第二趟,直接就把工地给停了,吕建伟选择在这个时候停工,除了想让于志广去跟杨东交锋之外,也是在给张士杰留出盗采下一批树木的时间,面对这个结果,杨东并没有采取下一步的措施,因为这期间,于志广始终没有露面,同时他也知道,只要新帆的工地停着,那么最着急的那个人,永远都是吕建伟。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里,刘悦身上的伤口愈合之后,率先出院,而林天驰那边,也因为住院的费用太过高昂,在他的一再坚持下,选择离开了医院,回家静养。

  由于林天驰鼻梁的骨折需要时间恢复,而且还得静养,所以众人并没有回到那个黑旅店,而是在市内租了一个五十多平米的小两居,每月的租金,加上水电、燃气之类的杂费,得四千多块钱,租完这套房子以后,杨东在杨鹏那里借来的五万块钱,已经又一次的见底了。

  这天中午,张傲在厨房做好饭之后,扯着嗓子开嚎:“吃饭啦!”

  “踏踏!”

  听见张傲的喊声,大家纷纷走出房间,向厨房走去,杨东他们租的这套房子并没有客厅和餐厅,除去林天驰和刘悦住了一间屋子,剩下的杨东、罗汉、张傲和黄豆豆四人,全都挤在另外一个房间里,轮流打着地铺。

  “小傲,咱们今天中午吃啥呀?”黄豆豆走到厨房门口,抻着脖子问了一句。

  “老规矩,盐水挂面!”张傲往盆里捞着面条,头也不回的答了一句。

  “咱们现在这日子,过得都不如搞传销的,我听说搞传销那些人吃面条的时候,每人还给发一片咸菜呢,咱们这纯粹是在硬吞啊。”黄豆豆看着盆里清汤寡水的面条,感觉胃里都开始反酸水了:“一点不撒谎,我现在拉屎一点都不臭,放屁全是一股面条味。”

  “行了,现在三合公司,就剩下一张营业执照了,每天一点进项都没有,你能吃上面条,就烧香去吧!”同时赶来的罗汉听完黄豆豆的抱怨,咧嘴一笑,自己盛好一碗面,自顾的吃着东西。

  “嗅!”

  黄豆豆正准备端起碗的时候,忽然吸了一下鼻子:“哎,不对啊,你这不是清水面条吗,我怎么还闻到了一股鸡汤味呢?”

  “啊,那个锅里炖着鸡汤呢。”张傲指了一下另一个燃气灶上的砂锅:“东哥说了,天驰哥和小悦身上有伤,所以伙食标准比咱们高。”

  “来,你往边上站站,让我离炖鸡汤的锅近点,也体验一下画饼充饥的感觉。”黄豆豆端着面条碗,煞有其事的凑到锅边闻了一下。

  “行了,别装犊子了,想吃你就吃呗,装什么可怜呢。”刚好看见这一幕的林天驰,顿时哭笑不得的回应道。

  “拉倒吧,你们这是病号饭,我可端不动这个碗。”黄豆豆呲牙一笑,给林天驰让开了位置:“你吃吧,吃完了让我舔舔你的碗就行。”

  “滚他妈犊子吧,操。”林天驰被黄豆豆逗得一笑,期间又牵动了鼻子的伤口,顿时疼的一咧嘴。

  “我身上的伤已经好利索了,用不着跟天驰哥一样享受特殊待遇,要不然,你们就把我那份给分了吧。”随后赶到的刘悦,也跟着插了一句。

  “哎,东子呢,他怎么没吃饭啊?”几人谈笑间,林天驰发现杨东没到,扭头向罗汉问道。

  “啊,这不是今天变天了吗,东子的头疼的厉害,他说不吃了,在床上躺着呢。”罗汉说话间,已经吃下了第四碗面条,随口回应道。

  “那你们先吃,我给东哥把饭端过去。”刘悦听说杨东不舒服,端起一碗面条,淋上一勺鸡汤,又向碗里挑了几块肉,转身要走。

  “哎,小悦,一会吃完饭,豆豆咱们仨去楼下澡堂子洗个澡呗,咱们租的这个房子哪都好,就是不能洗澡,我现在感觉自己的裤衩子,都快跟蛋粘在一起了。”张傲顺口说道。

  “啊,那个啥,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刘悦闻言,在原地停顿了一下,随后加快脚步向杨东的房间走去。

  ……

  刘悦来到杨东房间的时候,杨东正靠在床上,眉头紧蹙的揉着太阳穴,刘悦看见杨东微微冒汗的额头,把碗放在了床头:“东哥,头又疼了?”

  “没事,自从我落下这个后遗症,每到阴天下雨就会这样,慢慢适应就好了。”杨东听见刘悦的声音,微微挤出了一个笑容:“刚才我隐约听见,小傲叫你洗澡,你没去啊?”

  “啊,我就是懒得动弹。”刘悦微微一愣,随后笑着回应道。

  “你不想去,是因为于志广在你后背扎的那个刺青吧。”杨东顺着刘悦的袖口,看见他胳膊上在伤愈之后,留下密密麻麻的一排红点,话语直白的问道。

  刘悦听见这话,没有吱声。

  “呼!”

  杨东看见刘悦的表情,吐了口气,随后拉开床头柜,在里面拿出了一沓钱,递给了刘悦:“这钱你拿着。”

  “东哥,你给我钱啥意思啊?”刘悦看着杨东手里差不多七八千的现金,愣了一下。

  “你住院那阵子,我打听了一下,市里有一家纹身店,洗纹身洗的挺干净,一会我把地址发给你,你去把后背的图案洗了吧。”杨东皱了下鼻子:“虽然会留疤,但是总比现在要强。”

  “东哥,我没事。”刘悦看着杨东递过来的钱,笑着摇了下头:“最近咱们的日子本来就过得挺紧张,我想洗纹身什么时候都可以,没必要现在去花钱。”

  “咱们的日子就算再紧张,也不差这些钱,何况这些钱本来就是给你准备的,拿着吧。”杨东不由分手的把钱塞到了刘悦手里:“你这次受的伤,我都看在眼里了,等咱们过去这个坎,我会从其他方面补偿你。”

  “东哥,你跟我没必要这么客气,这次的事,本来就是因为我自己冲动。”刘悦心头一暖。

  “你既然知道自己冲动,那么以后办事之前,多动动脑子,别那么虎。”

  “哎!”

  刘悦攥着手里的钱,笑着应了一声。

  ……

  另外一边,匡宏上午才刚刚出院,中午就叫上了自己准备好的七八个小青年,被于志广以接风的由头,叫到了一家平价饭店喝酒。

  酒桌上,于志广叼着烟,转头看向了匡宏:“我让你打听的事,你都打听好了吗?”

  “放心吧大哥,我住院这阵子,别的事没干,就光琢磨杨东了。”匡宏点了下头:“现在林天驰和刘悦都出院了,杨东他们这伙人也都消失无踪,我虽然不知道他们住在哪,但是却查到了杨东的消息,最近一段时间,他每天都去同一个健身房健身,不管刮风下雨,一天都不落。”

  “既然消息准了,那咱们就准备收拾他。”于志广听完匡宏的话,目光阴狠无比,同时语速很快的回应了一句。

  【Ps:本章四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