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75章 大丑闻(上)

作品:带着仓库到大宋|作者:路人家|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6-23 13:11:49|下载:带着仓库到大宋TXT下载
  张定峻这两日总是心神不定,有些患得患失的意思。

  一方面他很期待许世德能帮他查到自己兄长在外偷养女人的消息,到时自己便可以此要挟,从而再不用为钱财犯愁了。可另一方面,他又担心孙途失了手把自己给供了出来,那自己在家中处境可就越发艰难了。有时候他甚至都后悔当日借酒意强自让许世德帮自己去查此事了。

  如此心境下,张定峻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不但几日下来都没出门耍钱,就连自己妻子今日一早说要去庵堂上香祈福他都没放在心里,只把手一摆,就让那女人自己去了。

  直到临近中午,家中仆人来禀报说外头有个叫许世德的求见,张三公子才猛然一惊:“快把人叫进来……不,我这就出去见他。”说着,便在家奴有些疑惑的眼神里急匆匆就跑了出去。

  果然,在自家门前,他看到了孙途正带了个伴当等在那儿呢,这让他赶紧快走几步,有些急切地问道:“许老弟,可是有什么发现了吗?”

  孙途笑着一点头:“看来你我运气都还不差,只花了几日工夫,我们便查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你兄长果然在外与良家女鬼混。而且就在刚才,我们发现他又去了那里……”

  “此话当真?”一听是这答案,张定峻立刻精神一振。而孙途则点头道:“当然是真,不过你真打算揭破这一事吗?”

  “那是当然,这可是我翻身的绝好机会!”张定峻很是肯定地道。

  孙途则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可不要后悔才好。那你这就随我走一趟,必能如你所愿。”

  “好,许兄在前引路便可。”张定峻大喜过望,忙做了个请的手势。

  当下,三人就在这个冬日的中午顺着御街一路往东边行去,没一会儿就来到了最是热闹的大相国寺一带,这让张定峻略感意外:“我二哥怎么会选择在如此人多眼杂的地方偷养女人?”

  “这就是他高明的地方了,到了地方一定会让你更感意外的。”孙途随口卖了个关子,带了他继续往前,很快就拐进了一条尚算僻静的小巷子里,再转过几个巷口,来到了一处颇显幽静的院落前。虽然离此一街之隔便是人声鼎沸的相国寺,但这里却是闹中取静,几乎看不到一条人影。

  正当张定峻有些疑惑地打量着这附近的环境时,孙途二人已来到了那一人来高的院墙前,指了指里头道:“张兄,想要成事就得翻墙进去,你可得小心着些了。”

  这个倒还真难不倒张定峻,他虽然不会武艺,但身手还算敏捷,当下就在孙途他们的帮助下顺利地翻过了那道院墙。而这院子里的环境就显得更加清幽,甚至连寻常点缀的花草都没几棵,只种了几株迎寒而立的梅花,这让他更感意外:“这里怎如此朴素?是我二哥买下的宅子吗?”

  “当然不是了。”听到他的嘀咕,已跟上来的孙途便只一笑:“这儿是水月庵的后院,清修之地总不能弄得花团锦簇吧。”

  “啊……”张定峻再次一呆,随即又现出了若有所思的猥琐笑容来:“想不到我二哥居然会有这样的癖好,怪不得不敢把人领回家呢。”对于他的这一判断,孙途并没有多言,只是领了他继续往里走,来到了一排禅房前。

  到了这儿,都已经不用再让孙途在前头领路了,因为在这寂静的环境里,张定峻已经听到了从某间屋子里传出的自己二哥说话的声音,这让他心下更是一喜,赶紧躬下身子,蹑手蹑脚地朝着那门窗紧闭的禅房靠去。

  或许是因为庵堂里的人早得了吩咐,所以此时处于内院的这里静悄悄的,看不到半条人影。这让张定峻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门前窗下,然后偷听起里头两人的动静来。

  里面之人此时正在吃酒,在喝了两杯下去后,张定峰就突然一把将女子搂进了怀里,惹得她一阵惊呼和娇笑,不依地打了他几下。随后,两人便亲昵地小声调笑起来。

  本来,当张定峻听到这些时脸上还挂着得意的笑容,他觉着自己可以再等一等,直到两头的男女真做起那事儿来,自己再破门而入,来个拿奸拿双,今后便算是彻底握住兄长把柄,不用再为钱财发愁了。

  可随着那女子娇媚的声音从里头不断传出,他脸上的笑容就慢慢消失了,因为他突然发现,那女人的声音自己居然很是熟悉,居然就像是自己妻子玉娘!

  这不可能,怎么会有如此荒唐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张定峻极力地否认着这一切,可里头不断传出的动静却让他越发肯定那女人就是自己的妻子。这时,他又突然想起了早上妻子离开时所说的话,她说她是去庵堂里上香祈福的,而这水月庵不就是庵堂吗?

  看着他愣怔的模样,孙途心中一阵好笑,脸上却依旧是紧张的模样:“张兄,差不多了,现在就进去揭穿他们,你就能与我一样了。”

  直到听见这提醒,张定峻才如梦初醒。不错,断不能让他们行了那苟且之事,不然自己还如何做人!想到这儿,他已霍地一下站起身来,颤抖着身子就冲到了门前,扬起一脚,重重地踹在了禅房门上。

  那禅房的门户本就有些单薄,被他这用力一踹,登时就轰然而开,吓得里头正在宽衣解带,欲行某事的一对男女发出连声惊呼,张定峰更是猛然转头朝门口看来,这一看下,他的脸色也由红转白,失声叫道:“三弟,你怎么来了……”在其身后,已经倒在床榻之上,只着亵衣的娇媚妇人此时更是惊得浑身打颤,却是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张定峻的目光只在那妇人身上一扫,人已气得七窍生烟:“好哇,张定峰,李玉娘,你二人居然敢背着我做出此等事情!”如果说刚才还只是怀疑的话,那现在他是彻底确认了,那与自己二哥偷情苟且的女子居然正是自己的结发妻子,这让他如遭五雷轰顶,心中更是一团怒火直冲头顶,恨不能现在就结果了这对奸夫淫妇!

  “三弟你听我说,我二人……”张定峰无力地想要解释什么,可话说出一半,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而这时,孙途又在后面开了口:“张公子,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你还不向你兄长提出要求来。”

  要是没有孙途突然说这话,张定峻因为生性有些懦弱的关系还不至于彻底发作。但现在,他才突然发现自己的遭遇居然还被个外人看在了眼中,自己被亲兄长戴了绿头巾的事情居然被他人所知,恐怕很快这事就要传得满城皆知了吧!

  就在这时,在其身后的孙途又似有意似无意地推了他一把,将他直接推进了屋子,这让张定峻再难多想,立刻高喝一声:“张定峰,今日有你无我!”同时,已经拿起了旁边几案上的一只瓷瓶便扑了过去。

  心虚的张定峰赶紧往旁边闪去,但因刚解开腰带,裤子松垮落下,居然就绊住了他的双脚,使得其动作陡然就是一顿,身子跟着就往地上倒去。

  与此同时,孙途也已抢进了屋来,口中喊一句:“张兄不要乱来……”伸手看似是去阻止,其实却是暗推了对方一把,让其将手中瓷瓶准确无误地正好砸在了扑倒在地的张定峰的后脑上。

  只听得砰——哗啦连响,张二公子的脑袋便立刻被开了瓢,鲜血立刻就喷涌出来,而他整个人也跟着软倒在地。

  过了好半晌,张定峻才惊觉自己刚才到底做了什么,呆呆地看着趴在血泊中早已没了声息的兄长,口中只会喃喃地念叨一句:“怎……怎会如此……”却已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而他的话语也终于让同样吓得三魂不见七魄的李玉娘回过神来,当即就尖声叫嚷起来:“杀人啦,快来人啊……”尖利的叫声迅速传出屋子,回荡在本来肃静的院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