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章 孙家三郎

作品:带着仓库到大宋|作者:路人家|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5-23 21:06:25|下载:带着仓库到大宋TXT下载
  时值黄昏,夕阳西下,郓城县里做工和务农的百姓都已各自归家,袅袅的炊烟也从各家各户的烟囱里冒了起来。

  这时,一个不那么和谐的巨大拍门声突然就从西街甜水巷中响了起来,又急又重的拍门声吵得周围住户一阵烦躁便有人出来看个究竟。只是在看清楚那个立在孙家院前,穿着破旧衣衫,头顶只有几撮稀疏的毛发,却长满了癞痢的中年男子长相后,大家却又都缩了回去,因为此人正是城西一带有名的无赖破落户,唤作癞头老-胡的,大家可招惹不起。

  而在发现众人对自己的畏惧后,癞头老-胡却显得更神气了,拍门的声音也变得更响,直冲里头喊了起来:“孙家小娘子,我知道你在里头,要再不出来,我可就自己想法儿进来了!”

  要是摆在半年前,癞头老-胡是绝不敢跑到孙家门前如此放肆的,毕竟那时孙家产业丰厚,不但有出海的买卖,还在县城西街上开了个酒店,更有三四口男丁,他万万招惹不起。可如今嘛……半年前,孙家的商船在海上出了事,不但货物全失,而且跟船出海的父子三人也都没能活着回来。

  更重要的是,如此一来孙家为了赔偿同船之人的丧葬费而闹得家底全空,还欠下了张五爷一笔巨债,这正给了癞头老-胡上门搅扰的机会,毕竟他可是张五爷身边得用之人哪。

  能让癞头老-胡此时过来当然不只是为了讨债,更因他看上了孙家的养娘,想着能借此机会将这水灵的小娘子给弄到手。至于孙家死剩下的那个三郎,就根本不放在他眼里了,因为谁都知道那是个白生了一身气力,却呆傻胆怯的无用之人。

  就在癞头老-胡想着把孙家小娘弄到手后的种种妙处而露出猥琐笑容时,院门呼地就被人打开。只是开门的却不是他想象中的孙家小娘,而是个身体结实,十五六岁的少年郎,正是孙家三郎了。

  “三郎,你家小娘子呢?”癞头老-胡都没拿正眼看这小子,只是自顾道:“我可有要紧事与她说。”

  “你有什么事与我说便是,这家自由我这个男人做主。”面前的少年从容地看着他回了一句。这表现让癞头老-胡稍微一愣,怎的这孙三郎突然就转性了,这才落眼打量起对方来,却发现一直目光呆滞躲闪的少年今日却显得落落大方,双眼如两潭深水,让人都不敢与之对视了。

  在迟疑了片刻后,癞头老-胡才嘿笑了一声:“你能做得了主?你可知道你家如今欠下了张五爷多少钱?足足有十贯之多!现在张五爷发话了,让你们赶紧把钱还上,若不然,不但要你们拿这院子和酒店来抵债,还要把你们告到县衙去!”

  在癞头老-胡看来,这番话足以吓住孙三郎这个不曾经事的少年了,这样他就能进一步提出由自己去为对方关说,然后名正言顺地讨要孙家小娘了,谅这小子也不敢拒绝。可出乎他预料的是,对方在听完这话后只冷笑了一下:“癞头老-胡你可别唬人,那欠条字据我也看过,上头写得分明得到端午节后才是还债的日子,现在才三月,还有两月时间呢,你急得什么?”

  “你……”这一回癞头老-胡是真个感到惊讶了,他像是首次认识孙三郎般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对方一番,一时却又说不出话来,这小子怎么会如此清醒,居然完全没有被自己的说辞给吓到?

  不过很快他又镇定下来,皮笑肉不笑地道:“虽然如此,可你孙家到时依旧还不上钱来……”

  “到那时我自有法子把钱还上。”不等他把话说完,孙三郎便出言打断,又盯了对方一眼:“要是没什么事,你请便吧。”说完已砰地一声关上了院门,把癞头老-胡给彻底晾在了当场。

  直愣了好半晌,癞头老-胡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除了恼怒之外,更多的则是意外,怎的那孙家傻三郎突然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无论神情言行都与以往截然不同,尤其是那双眼睛,看着好不渗人哪……

  这一回还真让癞头老-胡给误打误撞地猜中了,门内的孙家三郎孙途确实已换了人,只不过换的却是灵魂。更确切的说法是,他被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穿越者取而代之了。

  孙途本是一个退伍数年,在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型物流仓储中心担任安保主管的现代青年。结果在某个雷电交加的夜晚,他因为巡视仓库而被雷暴击中,再醒来时,便已变成了眼前这个同名同姓的十六岁少年。

  通过这身体的记忆,他才知道这一下居然让自己穿越了千年时光,来到了大宋朝政和七年的山东郓城县。

  用了两天时间,孙途才彻底接受了这个荒唐的现实,也知道了自家如今的处境。现在孙家就只剩下了自己和养娘雅儿二人相依为命,之前一直都是年纪更小的她在照料着孙三郎的一切,而现在当然得由孙途来支撑起整个家了。

  这时,听得院门关闭,雅儿终于从屋子里探出个头来:“三哥哥,那可恶的癞子走了么?”这是个只有十三四岁,却眉眼如画的娇俏少女,看着实在让人心生怜爱。

  孙途闻言已收起了身上的气场,冲小丫头温和一笑:“雅儿放心,我已经把他赶走了,他不敢再来欺侮你了。”

  “那就好……”雅儿轻轻地舒出了一口气来,但随后又皱起了秀眉来:“可是我们还是欠下了好多钱,今后可怎么办哪?”

  孙途走到了她跟前,拿手摸了摸她头顶柔软的头发道:“你放心,这不还有吗?总有办法在端午前把钱给还上的。”

  “那可是十贯钱哪……”雅儿却依然忧心忡忡地道,哪怕如今的三哥哥看着比以往大有不同,让人倍觉安心,可这笔巨债依然无法解决哪。

  孙途也知道对如今一般人家来说,十贯钱就相当于半来年的收入所得了,而现在距离端午节却已不足两月了。不过他并没有把心中的疑虑表露出来,只是道:“我们家不是还有酒店么?只要好好经营,两个月说不定就能把钱还上了。”

  雅儿这才应了一声,只是脸色依然不见有多少好转,因为她知道酒店那里的情况也不乐观哪。

  对此孙途自然也是心知肚明,所以在安慰了雅儿几句,回到自己屋子里时,脸上也重新露出了忧虑之色。虽然他知道凭自己的能力可以用不那么正当的手段去弄到钱,但这毕竟是犯法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他是绝不会做的。

  但昨日酒店的掌柜孝伯于孝和便来见了自己,提到如今店中酒水都已卖完,恐怕难以维持,接下来该如何是好?细想起来自己这个穿越者可真是丢脸,别人一穿越了就能造出香水肥皂玻璃水泥来发家致富,可自己却是什么都不会,现在更因背负债务而一筹莫展。

  那似乎只有把这只随自己穿越而来的戒指当了解此燃眉之急了。孙途在低头看了一眼戴在左手上的戒指,便想把它摘下来。可就在他的手握住戒指的瞬间,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他只觉眼前一黑一花,自己便出现在了一个有些眼熟的仓库之中。

  “这里是……”就在孙途惊讶地四下张望时,一个声音却从耳边响了起来:“宿主,欢迎来到戒中界仓库系统。本系统仓库里能为你提供各种物品,但因为你现在身份权限不足,所以只能进入一号仓库。”

  “还有这种东西?”孙途嘀咕了一声,这才走到那一排排摆放整齐的箱子前,这时他已经认出了这里居然就是自己之前供职的物流中心的其中一座仓库。看来那夜的一个雷暴不但把自己给劈得穿越到了宋朝,还把那个大型的物流中心整个都给劈进了所谓的“戒中界”仓库系统中。

  明白这点后,孙途心里还是有些欢喜的,毕竟有了领先千年的仓储物品,自己想要在陌生的大宋朝立足生活可就要简单不少了。

  只是当他连续打开几个箱子,看清楚那里头摆放的东西后,兴奋的心情便又重新回落:“这是在玩我呢?这里居然只有连超市都只能被摆在角落底层的调味料和袋装酒?我难道还能靠这个发家致富么?说好的香水肥皂和玻璃呢?”

  口中吐槽着这个坑爹的仓库系统,孙途又接连打开了数个箱子,结果那里头所摆放的都是这些货物,其中最多的就是袋装白酒,一般都是拿来烧菜用的,几乎没人会喝它。

  好吧,看来这个一号仓库确实是整个系统里最低级的存在,怪不得不需要任何条件就能进入呢。在接受了这一结果后,孙途只能无奈地试着搬动了其中一个装满了袋装白酒的箱子,还真别说,这身体的气力可着实不小,百十斤的东西被他抬起居然也不是太过费力。

  不过随后一个问题就生了出来:“我该怎么把这些东西带回去呢?”

  &&&&&

  时隔三个半月,几经易稿修改,路人我终于又回来了。。。。求下收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