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天选之人

作品:家有王妃初长成|作者:墨子白|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0-08 00:37:14|下载:家有王妃初长成TXT下载
  第二天上午,庞管事带墨容澉去见此间的主人,说是见,但墨容澉并没有见到主人的庐山真面目,屋子里中间垂着一道厚实的帘子,将帘后之人遮挡得严严实实。

  仅凭声音,他无法判断帘后那人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是年青或是苍老,只知道是个男人。

  男人的声音坚如金石,中气很足,朗朗有声,“听说你想见我?

  所为何事?”

  墨容澉坦然道:“我想替我的随从求药,庞管事不给,我只好找他的主人要。”

  帘子后的男人沉默下来,过了一会,极轻的笑了一声,“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事,你想求药,就要替我做事,你可答应?”

  “说吧,要做什么事?”

  男人又沉默下来,良久才道:“你先回去,时间到了,自然会有人告诉你。”

  庞管事上前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墨容澉跟他出去。

  墨容澉好不容易接近了此间的主人,哪里肯就这么离开,抬起手臂猛击出去,那道厚重的帘子应声而落,露出帘后的男人。

  他坐在轮椅上,腿上盖着厚毯子,穿着一身玄色长袍,交领有些特别,把脖子掩起来,手也拢在袖子里,全身上下没有一处露在外头,头上束着冠,冠上镶着黑曜石,而他的脸,被一个金色面具掩住。

  面对墨容澉突如其来的举动,男人没什么反应,气定神闲的坐在那里,两道锐利目光从面具的眼洞里射出来,落在墨容澉脸上。

  墨容澉掀开了帘子,依旧没能看到男人的脸,不免有些郁闷,但他知道已经没有机会了。

  四个黑衣人护在男人面前,拔剑向他,从他们周身弥漫的杀气来看,这四个人身手不凡,以一敌四,他并没有把握,更何况,他不知道暗处还有多少这样的黑衣人。

  庞管事并没有因为他的冒犯显得生气,再次做了个请的手势,墨容澉看了那男人一眼,转身跟着庞管事出去了。

  到了外头,庞管事让人领墨容澉回去,自己返身进了屋子。

  屋里的黑衣人已经不见了,男人独自坐在轮椅上,背着他,望着窗外出神。

  庞管事无声的行礼,声音踌躇,“您……觉得他能任胜?”

  男人没有转身,声音低沉,“他是天选之人。”

  庞管事略微有些吃惊,“天选之人?”

  “是的,没有比他更合适的天选之人了。”

  庞管事默了一下,躬身道:“属下知道了,属下会尽早安排他们出谷。”

  —— 白千帆带着三个侍卫进了贝伦尔,找了家客栈住下,四个男人目标有些大,且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宁十三便让十五,十六转为暗卫,这样更妥当一些。

  贝伦尔是蒙达的都城,自然比她一路经过的城镇要繁华很多,建筑都是四四方方的,古朴大气,只有寺庙是彩色的,描金绘银,雕栏画栋,在大片浅色建筑中很是打眼。

  白千帆头一次见到不建在山上的寺庙,觉得很稀奇,不由得多看了几眼,正好有几个和尚从寺庙里出来,他们没有剃光头,留着半寸长的头发,浅浅的贴在头皮上,也不穿僧衣,里头是白色的长袍,外头罩一件诸红色的短袍,上边露出半边肩膀,下边露着一截白袍,红白相衬,煞是打眼。

  城里到处可见马羊骆驼,走在街边,不是听到晃悠悠的驼铃声,便是的的的马蹄声,和在嘈杂的人声里,相得益彰。

  白千帆打听消息有一手,把行李搁在客栈,带着宁十三去了茶楼。

  蒙达人多牛羊,惯喝奶茶,伙计执着大铁壶,壶上有尖而细的壶嘴,客人只要扬手招呼,伙计隔着一张桌子也能准确无误的把茶汤注进茶杯里,那细白的茶汤在半空形成一道弯弧,把白千帆的眼睛都看直了。

  奶茶有些粘稠,味道还不错,十分香甜,白千帆抿了两口咂巴两下,仰着头一口气喝了个精光。

  茶楼里人声鼎沸,有压着嗓子说话的,也有扯着嗓子高谈阔论的,伙计们拎着大壶在桌围间穿梭着,一派热闹景象。

  这时,一个伙计大声说,“诸位,离抓羊大赛还有两天,各位客官都下注了吗?

  今日是最后一天,要下注的赶紧了。”

  白千帆听隔壁桌有人在议论,“今年的抓羊大赛可有看头,听说太子会亲自下场抓羊,连皇上也会来观赛。”

  另一个说,“太子虽然厉害,但此前六皇子年年都拔头筹,最后谁能夺大旗,还真不好说。”

  “所以说今年的抓羊大赛才精彩嘛。”

  白千帆低头想了想,招手叫伙计过来,掏出一块碎银放在他手上,伙计问,“这位客官,您要给谁下注?”

  白千帆笑道,“我不下注,想打听个事。

  是这样,我有个亲戚,前些日子在赌坊里输了钱,没管住自己的脾气,跟人打了一架,被官衙抓走了,我们是外乡人,对这里不熟,想打听一下,官衙抓了人,一般都关在哪啊?”

  伙计看了看手里的碎银,袖子一抖,碎银顺着手臂滑进了夹袋,他摆出一副很老道的样子,“客官,您可算问对人了,贝伦尔城里就没我不知道的事,咱们这儿关人的地方就两处,一处是都司狱,俗称大牢,一处叫上林狱,俗称小牢,”说到这里,他压低了声音,“大牢关的都是重要的人犯,比如被抄家的朝廷命官,杀人犯,汪洋大盗什么的。

  小牢嘛,”他嘿嘿一笑,“井市无赖,摸鸡偷狗,打架斗殴的都关在那,您那亲戚八成是关在小牢了。”

  “请问小哥,您说的这两个地方分别在哪,要怎么走呢?”

  “都司狱在都司衙门隔壁,那可是个铜墙铁壁的地方,轻易不让人进的,打架这种小事是关不进去的,我劝您去小牢找找,那地方也好找,从茶楼出去右拐,沿着大街过三条巷子左拐,那里有一个上林衙门,边上就是上林狱了。”

  他嘿嘿笑着又补充一句,“你要去的话,多带点钱,只要舍得花钱,您那亲戚遭不了什么罪。”

  白千帆谢了他,留下茶钱,带着宁十三走了。